返回  读书公园(Bomoo.com)论坛 > 主讨论区 > 写作
用户名
密码

回复
 
主题工具 搜索本主题 显示模式

  #1  
旧 标题: 香杀  (  08-10-22, 22:17  ) 
吴学俊 吴学俊离线中
Senior Member
 
加入日期: 2004-10-29
帖子: 234
传说在湘南有一座高山,你用肉眼看不出它到底有多高,因为山峰终年云雾缭绕。

在山脚下有一座大庙,在主峰上有一座佛殿。大庙和佛殿的每一块砖头都是青石板,连楔子都是磨尖了的石头。据说它们以前是木结构,但在一场七七四十九天的大火之后,善男信女们就单单用石头砌了这庙与殿。

这庙与殿极其灵验,不管你是否阅读经文,是否信任释迦牟尼,只要你带着一柱香,来到这山这庙与殿,像点燃一支香烟一样,把香点起来,然后闭上眼睛,纷乱的念头沉下去,隐秘的愿望浮上来,你用唇语说出,或者作为图象显示两眼之间,这庙与殿,就记下了!然后或迟或早——一向都很早——贫者得到了散财者的存款,求官者获得了归隐者的职位,单身者和单身者在下山的路上相识。

与众不同的是,这庙与殿却不设香炉,因为烧香的人太多了,点燃的香无处可放,就像步行街上不设垃圾桶,也不知道是谁开的坏头,烧香的人直接把香火扔进了大殿、钟鼓楼和方丈室,但还是一天二十四小时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烧个不完。

在山脚下有一个小镇,小镇有八百家商户,每十家又有八户是卖香的。他们把香卖给信众,信众把香烧给菩萨,菩萨满足信众的心愿,多年以来,他们像一个食物链一样,互相依存,生态平衡。

但是最近有一个谣言和一个新闻,让这八百家商户和千万信众内心骚动。

新闻说,一位国际杂技大师将在佛殿与次峰之间拉一根钢丝,然后他代替某一位信众,持一柱香,从次峰出发,踩在钢丝上,从悬崖和森林之上,穿过浮云和流雾,步行九华里,走到大殿进香。世界最负盛名的拍卖行,刚刚将这柱香的起拍价挂出来。

谣言说,多年的香火交易、无节制的香火焚烧,即将引起一场集体爆炸。它事先无法排除,蝴蝶的一个翩翩POSE,一个求子得子的女人婴儿降生后第一声啼哭,都可能引起爆炸。在这场爆炸中,一柱柱一束束一捆捆的香,都将被炸飞,它们被点燃,像利箭一起飞起,高山上下,庙殿内外,每一个信众都无法幸免。

新闻与谣言并行不悖,高山亘古长青,庙殿香火熊熊,生活一往无前。一位不透露姓名的富商——据说他在太平洋拥有风力发电机和核潜艇,在中东沙漠铺有石油管道,正在排队等着上宇宙空间站——拍到了那柱高香,出价高过凡高的《向日葵》。杂技大师专属的施工人员,从直升机的悬梯上落到主峰和次峰上,敲打了三天三夜,一根钢丝绳拉了起来。钢丝绳呈弧形,像根晾衣绳,像是晾着三万斤的云雾。山的入口与庙的大门都安装了安检设备,水要试喝一口才让带进去,每一辆限乘二十人的缆车里,有两名保安陪乘,为了预防或有的爆炸。

大师炫技的那一天,这山、这庙与这殿的门票涨到两倍,进香者和登高者,信众与平民挤满了每一条山道,像蚂蚁搬家时的蚁道那样繁忙而密集,仅仅看到这蔚蔚大观的人流,就让人在哭笑不得之后,就充分地惊叹、喜悦和难忘的了。

如果让大师在钢丝绳上由着性子撒腿就跑,他可以在一刻钟就完成表演,但由于有的人已经蹲到了主峰的松树上,有的人却还在山门口抱怨保安不够利索,于是大师决定在钢丝绳上呆满二百一十分钟。表演开始了,他把香夹在耳朵沿,助手把折叠伞挂在他的腰带上,上钢丝绳上试了试质地,又转过身来,管助手要了一本口袋书,一本维多利亚时期的小说,他对记者说,在钢丝绳上实在太无聊了。

一位不合适宜的记者问,你会不会因为恐惧、伤心或者精神涣散,以至于掉下悬崖?大师说,不会,我有一颗自给自足的心,就像一个没有缝隙的鸡蛋,任何蚊蝇都下不了嘴。

大师在钢丝绳上每走一步,现场就静下一分,当他走出第一步的时候,你能听到一万个人在谈话,当他走到第五十步的时候,你觉得现场还有五千人在呼吸,当他走到一百步的时候,你觉得人都消失了,只有松,只有风,一片云像溪水一样哗哗地淌过钢丝绳,在不辨时长的间歇之后,是一柱香熄灭的声音。


爆炸发生在大师在钢丝绳上第九十九分钟,当时他行走了四点九华里,正在两峰之间,他吸引了一些流云,从地上看起来像一个棉花糖,人群开始松懈,松涛声和风声消失,呼吸声谈话声兴起,然后爆炸发生了,佛殿一声闷响后坍塌了,像一只拳头那样收缩起来,更响亮的声音从山脚下滚上来,然后无数柱点燃着的香,像一片乌云一样,从天上直接插下来,人群一下子炸了窝,四散逃避,层叠到矮小的灌木丛,石头的缝隙和松树的背面。但那香或者从佛殿激起,或者从山下播上高空,如今坠下,有如火箭,它击中了在场的每一个人。

但是当爆炸停止骚动平息之后,在场者发现自己受的都是小伤,而且那株香的触点似乎正好切中肯綮,它击中了肩椎患者的肩胛骨,好色者的性器官,单身者的心脏和蹒跚者的足三里。只有少数人插入身体半寸有余,同伴正在剪除香杆,简单包扎,准备扶持下山。

爆炸让人们差点忘记了钢丝绳上的大师,直到那个冒失记者大喊:看,大师还在钢丝上!人们热烈地鼓掌。但是,撑开的雨伞从大师手中掉了下来,在空中打转,然后是翻开的口袋书,所有人的心脏都被一把大手揪了起来,人群再次失音。大师忽然奔跑起来,像是百米冲刺,有一段他还用了几个跨栏动作,其中他还摔倒过一次,整个人扑倒在钢丝绳上,他又立即爬了起来,继续向前奔跑,最后几步,他来了一个三级跳,跳到主峰的钢丝绳桩基上,摘下耳朵上的香,扔进已经成为废墟的佛殿。

即使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爆炸,表演依然顺利结束。掌声再次响起。但香槟酒尚未打开,大师就躺下了。

次日人们看新闻才知道,有一柱香穿透了大师的心脏,血已经浸湿了他的腰带。他接受了大量的输血,并且要在医院住上半年时间,有可能需要一颗人造心脏。警察和医生对爆炸事件进行了重重调查,最后结论是,每一个人都受到了香袭,受轻伤者近百人,僧人占大部分,受重伤者仅大师一人。受重伤者恰好是大师,系偶然,没有证据表明有人为干预因素。另爆炸原因不明,或为自燃。

大庙里的等级最高的僧人,对杂技大师受伤另有一番正解,他说,香火直指心灵和肉体的痛苦,烙到痛处,痛或可消。杂技大师拥有一颗自满的心,所以袭击它的香没有烙点,于是就视若无物,径直穿过了他的身体。我和这泱泱的经书一致认为:被香袭的人有福了,被香杀的人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
回复时引用此帖
  #2  
旧 标题: 回复: 香杀  (  08-10-29, 21:16  ) 
gli99 gli99离线中
Member
 
加入日期: 2006-06-16
帖子: 24
寓言而传奇的故事,挺神秘的,学习了。
回复时引用此帖
回复


主题工具 搜索本主题
搜索本主题:

高级搜索
显示模式 对此主题评分
对此主题评分:

发帖规则
不可以发起新主题
不可以回复主题
不可以上传附件
不可以编辑你的帖子

vB 代码打开
[IMG]代码打开
HTML代码关闭
论坛跳转



所有的时间均为GMT +8。 现在的时间是04:21.


沪ICP备05008008号